跳到主要內容

天然?無添加??















 


















    
     近來標榜「天然酵母」的麵包店迅速席捲大街小巷,如同葡式蛋塔效應般,彷彿可以預見它們的未來。每次經過某家「天然酵母」麵包店,總會聞到一股刺鼻的香味,看見店內人潮鑽動,滿滿一籃的試吃麵包一口一口消失在顧客嘴中,幾乎人人手提一大袋鼓脹的麵包離去;不禁滿腦子疑問:難道他們都沒有聞到這股怪異的味道嗎?還是他們覺得這味道很香?
    新鮮烘焙麵包剛出爐會有一股自然麥香,隨著時間幽幽飄散在空氣中,不同麵粉與相異酵母菌揉製出來的麵包會有各種迷人的香氣,如堅果香、果香、青草香…等,淡淡竄入鼻腔裡,喚醒晨曦中尚在沉睡中的味蕾;這些「麵包香」是怡人的、是舒服的,絕不是那種猛然刺進腦髓中的奇異香氣,他們號稱使用的天然酵母,到底成份是什麼?真的「天然」嗎?
    台灣人的嗅覺與味覺這兩種品嘗最重要的五感之二,已隨著工業化社會快速的被工業化了,現代人忘記真正食物的味道與香氣,只追求食物的新鮮與視覺感,一窩蜂跟著排隊人潮,只為不與流行脫節;對於吃進嘴中的東西,似乎不怎麼深究,香氣與味道要濃妝豔抹才能被客人青睞已經成為不變的定律。即使有一群人持續不斷地為天然食物奮鬥著,但成效似乎並不十分彰顯,甚至被一些不肖商人做為行銷手段,以天然原味新鮮為號召,吸引大批盲目的消費者,造成一波波短暫的流行風潮。
    曾幾何時,我們不識得土地的滋味,聞不到草木的芬芳,全球化市場下大規模種植的單一農作物,不論是氣味與營養都與數十年前大打折扣,食物真正的原味只存在於老一輩薄弱的回憶裡…
    為何食物不能像酒、咖啡、茶般認真品嘗?試著讓自己的鼻子與味蕾休息一陣子,選擇好、乾淨、公平的食物,生食或以最簡單的烹調方式,在安靜無紛擾的環境下專心地用嗅覺、味覺、視覺,甚至觸覺與聽覺,去感受食物潛藏的美妙之處,學習並認識自然的美味,用身體記憶什麼是天然食物該有的香氣、味道、顏色…;下次在選擇時,不只是睜大雙眼,還要張大鼻子,尋覓本土當令、天然無添加的美好食物。
    每日有三次機會可以改變世界,我們吃下的每一口,都可以決定環境的生活樣貌;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選擇,就是革新的原動力,與土地連結、用心飲食,支持致力於保種、友善環境的在地小農,順應時令食用當季食材,避免淡而無味的工業化農作物;這些行動不難達成,只需要用心而已。為了使傳統食物的味道不會消逝在老一輩的記憶,為了未來生存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讓我們用嘴巴、鼻子,選擇對自己、對環境、對地球都好的「真食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甚麼是"精進料理"?

日本的精進料理被稱為日本料理的原點,是一種極至的健康料理,但它原本是所謂的寺院內『僧侶料理』,調理與進食都被視為是一項精神修行。精進料理在局限的 食材範圍、嚴格的戒律下,將五法、五味、五色發揮到極致,同時加入日本料理中最重要的季節感,是一套嚴謹,尊重生命與食材的料理。 照片取材自日本wikipedia,詳細資料請參考其網站。 精進料理是於鐮倉時代,由永平寺的道元禪師將之確立。初期是寺廟裡的僧侶餐食,忌食生腥肉類、魚介類,以及所謂的葷菜類(洋蔥、蔥、蒜等),是一種完全以季節性當季野菜為主的餐飲習慣。 精進料理中大豆食材占了很重要的份量,在不食用肉類的飲食中,大豆是最主要的蛋白質攝取來源,同時為了使僧侶不產生厭膩,大豆食材日漸演進進化,發展出豆 豉、味噌、醬油、豆漿、豆皮、豆腐、油豆腐、納豆等等多樣化的豆類食品,精進料理可謂日本料理進展與精緻化中很重要的一環。更有一種說法懷石料理是由精進 料理衍生出來,所以包含著精進料理的根本精神。 這種最初僅是寺廟中僧侶食用的精進料理,後來發展到婚喪喜慶時、掃墓年中行事中的一項正式、類似儀式的餐飲,更演變至今,成為會於一般家庭或是料理亭供應的餐餚。 不過有時在部分料理亭中所供應的精進料理,並不能算是純正的精進料理。部分料理亭的精進料理,進展到是以提供『美食』為目的,所採用的高湯其實是以『動物 性食材』熬煮出來。另有一些供應的精進料理的店也會結合懷石料理的形式,讓精進料理顯得更隆重,菜色更豐富。也有一些日式料理亭不訴求是精進料理,而是訴 求山菜料理,但其實是本著精進料理的調理與食用精神。更有許多料亭是將精進料理結合現代料理,呈現新風味的創意精進料理。 要吃純正的精進料理,深知此道者會至知名寺院,或是供應正統精進料理的知名日式庭院料理亭(此種料理亭多為老舖),帶著 修行的心情,品味精進料理的深沉內在與欣賞日式庭園的幽靜。有心修行者還會住宿寺院一晚,體驗寺院中的修行生活,或是僅僅為了品嚐知名寺院只有早上供應的 素食『晨粥』。據說最正統道地、最高深的精進料理亭,多位於京都古老寺院附近。 日本的精進料理所採用的食材與台灣素食料理的食材略有不同,在日本的精進料理大量運用了野菜、香菇、豆腐、麩、蒟蒻、根 菜類、鹿角菜、昆布等,在台灣的素菜中常使用的綠豆、髪菜、荸薺、金針菜、

2023 東京&千葉 發酵之旅 |Beher 食物研究圖書館

2023 東京&千葉 發酵之旅  |Beher 食物研究圖書館 2023 東京&千葉 發酵之旅 |Beher 食物研究圖書館 限額:17名 時間:2023/10/24~26 活動概略: 💓💓10/24 日間活動(發酵之酸):ROUNDTABLE佐藤小姐貴州發酵料理課程及午餐 晚上餐會(發酵之臭):南方中華料理南山 發酵美味之臭餐會(含酒與飲品) 💓💓10/25  日間活動(發酵之醉):Mitosaya 薬草園蒸留所 認識蒸餾酒、植物園內採摘植物調配風味紀念酒及午餐 晚上餐會(海之發酵):富山縣 魚類發酵及魚料理(含酒與飲品) 💓💓10/26 日間活動(發酵微生物之謎):発酵デパートメント米糠床製作教學及午餐 晚上餐會(發酵之鮮):越南料理kitchen 發酵餐會(含酒與飲品)   報名請按我 10/24 日間活動(發酵之酸):ROUNDTABLE 佐藤小姐 貴州發酵料理課程及午餐。 這是一場酸味之旅,屬於發酵的酸。透過研究中國飲食文化的佐藤小姐,引領我們的胃去認識和品嚐發酵酸味料理。 佐藤小姐是一位編輯、作家和coordinator,專注於美食和旅行。畢業後,她參與了與電影有關的工作,受工作的電影導演影響,他是中國食品的忠實粉絲,這讓她迷上了中國食物。通過建立電商網站營運,創立一家中華食材專業商社,熟悉了中國食品。她策劃和組織以食品為主題的活動,並為雜誌、時事通訊、網站等撰寫了大量關於中國的文章。 她特别着迷于中國西南部的飲食文化。在許多少數民族居住的貴州省,人們通過将蕃茄、辣椒、洗米水、蕨菜、小魚和其他食材放在罐子裡發酵来制作調味料。 在那裡可以看到家庭厨房中出现的創造性的味道。 貴州菜的一個基本元素是酸,它指的是由發酵產生的酸味。在貴州,"酸 "的發酵食品或調味品,根據地區的不同,“酸”也多種多樣。甚至有一個俚語來形容貴州人對酸的喜愛。'三天不吃酸,走路打躥躥',這意味著貴州人每天都要吃酸。紅酸、白酸、蝦酸、魚酸、臭酸、酸豇豆、酸蘿蔔、酸粉、發酵酸蕨(醃湯),真是數不盡的酸啊~ 生活在深山區的苗族、侗族、回族和水族等少數民族對酸的使用尤其根深蒂固。他們在家裡一定會有幾個發酵鍋,並在廚房裡製作自己的 "酸"。 事實上,如果你從胃的角度來游覽貴州,你會發現每個地區、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酸”,它被用作

202304 萬用醬油麴|Beher 發酵食品 預購

  202304 萬用醬油麴|Beher 發酵食品預購 發酵課程和小量生產發酵食物花了我們大半的時間, 是推動我們其他工作的引擎。它使我們能夠進行研究、閱讀、實驗, 進而能上課分享、生產和銷售小量、微型的發酵物。 小型實驗的探索是我們日常的主題,日復一日,月復一月, 年復一年不間斷的熱情持續著。在每一個普通的日子裡, 我們大部分時間是在與發酵物的親密接觸中度過,我們一直低著頭, 獨自與冒泡的罐子打交道。 我們沒有對把產品送到更多的人手中感興趣(手工本來就是少量), 也沒有真正對經營企業感興趣, 更沒有把自己看作是一個偉大的發酵推廣者。我們把自己看作認真、 誠心的手作工藝者, 持續不斷的沉浸在對發酵過程和結果的奇怪迷戀中。 一年中少少發酵課程和少量的發酵物是我們與少數愛好者的親密深度 交流,也是支持我們不斷研究的動力。 醬油麴和多數食物都合拍,沾淋煎煮燉都可用,上過我們“ 麴的鍊金 術課程 ”的同學們都知道它有多好用。 上課中每個同學都可以依基本原則之後, 自由變化和創意自己專屬的醬油麴。 吃過我們的發酵食物的人都知道我們多麼挑惕所使用的原物料, 如果可能我們都希望自己動手做, 這次預購的醬油麴是Beher特調風味及幾乎全手工精心所調配製 作。 應幾位好朋友的催促,我們特別開放大家預購,限量30罐( 將附簡單醬油麴料理方式)。 以有機醬油為基底,自製有機米麴、有機二粒麥麴、自製有機味噌、 自製有機甘酒、辛香料,少少台灣原生種雞心椒(只有提味)。 因手工繁複,加上發酵時間的等待,請把握這次預購。 預購請點我 保存方式:冷藏保存。 賞味期:冷藏一年。 限量開放預購中:650元/450ml/罐。素食可。 預購日期:即日起至2023年5月20日止。 自取和寄送日期:2023年6月中下旬,敬請等待通知。( 台北市松山區富錦街354號  Beher食物研究圖書館) (因人力問題,取貨日:星期四~星期六 13:30~16:30 敬請見諒與等候通知) 如果你很忙、時間很少、很少收信件、也不看簡訊, 請盡量宅配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