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7日

《慢食 新世界》slow food



 
    Beher生活廚房12月的義大利料理課程,把我們拉進了慢食的世界。

    一般人首次聽到「慢食」,多數會照字面翻譯─慢慢吃,但其實慢食理念所談的是更深更遠,可說是一門科學,慢食國際協會創辦人卡羅˙佩屈尼(Carlo Petrini)甚至創造新美食學此一劃時代新概念,其牽涉到植物學、物理化學、農業、畜牧業、人類學、社會學、政治經濟學等,帶領我們深入探討食物的源頭到消費者之間的過程、關係、影響範圍等,做為一現代美食家,不是光會享受味覺,更要明瞭食物背後的文化、歷史,實踐─乾淨公平在日常生活中。

    因j為反對麥當勞在羅馬開設第一家分店而起的慢食運動,已持續超過20年,發起人卡羅˙佩屈尼甚至成立美食科學大學,期望透過正規課程把慢食理念推廣到全世界各個角落,首要注重在地性保有物種多樣性,並積極保存傳統食物製作方法;其次,食物的永續性不對地球造成汙染為下一代創造永續生活環境;在此同時要維護生產者、小農公平的受益權,避免大財閥的壓榨,賺取暴利後,卻沒有等值回饋社會、環境或生產者。企業在西方現代經濟學理論下追求每年的經濟成長,只會一味壓低成本,而缺乏社會永續的概念;即使有撥出部分經費支持環境永續計畫或援助貧窮地區,也只是九牛一毛,與他們對地球製造的破壞與汙染完全不合比例。

    要改變此已持續超過半世紀的全球現象,讓不同種類的人類文化能永續共生,可以透過教育與被教育、提供不同領域溝通平台、連結生產者與消費著等方式,提升新美食學到科學研究的範疇。尤其作者一再強調美食教育的重要性,藉由不斷地學習品嘗好、乾淨、公平的美食,放慢進食的速度,在吃進嘴裡的同時也想到食物的來源、生產環境、製造方式等;教育已脫離土地的新一代、促使遺忘的中生代回想起與土地的連結、拉回老一輩再次延續快消逝的傳統,這些都是刻不容緩的積極行動。

    slowfood新美食學也提到「記錄」的重要,把快要瀕臨滅絕的音樂、生產技術、飼養技術等,以錄影、錄音、文字等方式詳細保存起來;在各地都應該成立一個資源中心,存放當地的文化與傳統,並能做到活化與傳承的工作,以當地居民為運作中心,加上學界知識上的支援與非營利組織作業上的輔助,建立起一套可應用於各個村鎮的模式,保護我們正快速消失的文化、傳統,避免全球同質性的可怕後果。

    慢食,不是一個遙遠目標,我們可以從選擇做起,選擇好、乾淨、公平的食物,讓生產者與消費者可以共同享有最大利益;做為一個新美食家,瞭解新美食學的真正定義,對放入口中的東西保持源源不斷的好奇心與熱情,並積極維護永續生產的概念。為了下一代、未來的人類與地球,我們一定要有所改變,一個人力量不夠,那就影響一百個人、一萬個人,終有一天,世界是會跟著改變的。


湯雅雯/Beher生活廚房2012年12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