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4日

轉載----農村體驗是兒童的學習權利,他們將一輩子受益




轉載----農村體驗是兒童的學習權利,他們將一輩子受益(文◎Alanmoi,美濃兩代米家
美濃福安國小蒔禾季所提供的意義,不僅是食材在地化的實踐,同時,其教育的目的更是相當重要。英國環保團體「土壤協會」(Soil Association)主席克雷格‧賽姆斯(Craig Sams)即對於如何在十二年中小學教育裡放入「食物教育」,積極地提出了看法以及行動方案。在他對於歐洲與美國的中小學的課程觀察,他發現十二年的教育中,孩子們對於食物、營養以及健康(除開一些生物課程中關於消化系統及新陳代謝等知識),幾乎是一無所知。他說,隨著課程設置的更改,很多學生離開學校之後都能算出以不同速度對開的兩列火車的相遇時間,但是卻不會煮蛋與烤麵包(蕃薯)。他也提到,在大學教育醫科專業的學習裡,在大多數的醫院裡,營養被放在很末稍、不被注意也不具診斷建議的位置。雖然,兒童確實從生活中得到很多關於「食物」方面的訊息,但那些都是來自行銷強烈的油膩和多糖食品的電視廣告。
賽姆斯與他的協會是很憂慮的,於是土壤協會示範農場網絡(Soil Association Demonstration Farms Network)要從認識食物來源,幫助教育兒童。根據這個目標,SADFN推動英國所有12歲以前的兒童,都要到有機農場(生態農場)進行參觀,瞭解食物生產的基本過程。他在《食物的背後》(The Little Food Book, 2003, Alastair Sawday Publishing Co. Ltd;中譯本於2004年由三聯書店[香港]出版)中說道:「兒童對於聽到的東西能夠記住20%,但對於做過的事情則可記住80%。」因此,他主張農村體驗可以做到「真正和持久的教育作用」。
我們在農村教育現場(像是福安、龍肚、吉東等國小的種稻體驗,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城鄉交流等)可以進一步投入的,是賽姆斯的土壤協會會為中小學教師製作教學節目,為中學學生提供了農場個案研究以及錄影帶。這些不是來自於一般電視上的「農村采風節目」,它們更提供了對農業和食物生產的真實情況。配合現場體驗,小朋友會更容易地擺脫以前從電視廣告上受到的影響,作出較有利於生命環境的獨立判斷。
神經生物學的研究已經告訴我們,早期經驗直接影響成年後的學習和行為,會改變大腦中神經的連接,這個連接一旦形成便不改變,會影響成年時學習新東西的能力。因此,臺灣著名的神經認知科學洪蘭教授即不斷地大聲疾呼,教育的投資越早越好;讓孩童透過閱讀與動手學習,建立大腦皮質的活化,這對於提升國民整體素質是當務之急,而洪蘭教授也曾引用史密斯(Ernest Smith)所說「If the learner has not learned, the teacher has not taught.」(學不會是教者之過。)我們作為家長的要與學校老師攜手,一起讓小朋友們在幼年階段真正透過「聽到、看到、摸到、做到」,去長久記得食物的意義。臺灣位處於稻作文化區,稻子餵養了我們的文明。「蒔禾季」可以是一個長期的「稻米學校」,在城鄉交流的大目標下,提供機會與機制,鼓勵不管是住在鄉村還是城市,12歲以前的小朋友,都能擁有至少一次「到田裡彎腰種下稻子」的生命經驗。


張貼留言